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 干部哨 >

请问做哨呐哨片的工具。谢谢。

发布时间:2019-09-18 13:5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缆车内外,日,外黑入:淡淡江雾之中,江岸;江面,山城街道高楼平房;镜头航拍掠过。部分字幕谢小盟(港腔普通话OS):“这是我儿时的城市,虽然我在香港多年,但这副情景依然时常萦绕在梦里。我见到你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说不清是似曾相识还是一见如故。这感觉好亲切,好强烈……”

  一个留着“莫西干头”一身结实肌肉有文身的年轻人坐在陈旧的缆车一角,正在闭目听着MP3,脖子上挂着一副拳击手套。一身港式打扮圆脑袋大脸带着太阳帽的谢小盟依在缆车窗口,悠然自得地欣赏着美景,长发被微风轻轻吹动,手中拿着一听饮料,陶醉在自己浓浓的诗意中。在他身旁是一个身材娇好打扮入时的长发美女。美女望着他,眼神有些迷茫。谢小盟看了美女一眼,深情地:“……你知道你什么气质吸引我?——忧郁!我从你眼睛里看的出来,你有一个不堪回首的过去!” 谢小盟说着轻轻的拉起女孩的手。 “莫西干头”抬头看见眼前谢小盟的举动,摘下耳机。美女回头看他,忍不住失笑,突然目光看向小盟身后。谢小盟蓦然回头,莫西干头站在他身后。女孩把手从小盟手里抽出,站到“莫西干头”身边。 “莫西干头”的拳头已经狠狠有力地打了过来。谢小盟眼前一黑:出字幕。

  陈旧的缆车箱内的其他人瞬间消失,空空的车厢只有莫西干头在酣畅的拳击谢小盟车厢也瞬间幻化成颇具形式感的拳台。谢小盟各种被打姿势,眼前不断发黑,连续出字幕。手中的饮料也甩的到处都是。

  画面回到现实中,“莫西干头”打出最后一拳,谢小盟脑袋向后仰去,身体也完全失去重心,手中的可乐罐飞出缆车。

  医院门诊室,日,内女护士打着电脑露出深深的乳沟,胸口的领子敞着,若隐若现。旁边的包世宏斜眼紧盯着,包世宏坐在一位老医生的对面。老医生抬起头,眼睛向上瞄着包世宏:“哎,哎,看你不象有病的样子,除了尿不出来,还有什么别的毛病吗?” 护士起身走开。包世宏回过神来,尴尬的笑笑,悄声:“没孩子,结婚三年了,查不出原因。” 老医生顺手拉开抽屉,用镊子拽出一本裸体画册,扔到包世宏的面前:“取个样。” 包世宏看着桌上的画册:“啥样?”

  3、医院走廊,日,内包世宏胳膊肘里夹着画册,手里拿着试管从厕所里出来,他对着日光灯弹了弹试管。三宝从长椅上站起,走过来。包世宏晃了晃:“稀吗?” 三宝紧紧盯着没有说话,包世宏自讨没趣,把试管递到左手,右手在屁股上擦了擦,摸掉湿迹,朝门诊室走去,三宝跟在后面,他从包世宏的胳膊肘里拽过画册,翻看着,边看,边撕下一页,揣进兜里。

  4、面包车内,日,内车窗前放着一本病例本。包世宏紧张地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神四处游离,还不时拍拍信号不良的收音机。副驾驶座上的三宝将一封信仍在驾驶台。三宝一边拍打着收音机:“你真不干了?” 包世宏小心翼翼地开着车:“要不我考这驾照呢?我小舅子还等我跑夜途呢……” 三宝:“你这病跑夜途成吗?收音机里传出新闻播报:“……一颗价值连城的翡翠出现在我市……工艺品厂……这在世界上都是极其罕见的……” 三宝:“唉,是不是说咱们厂?” 包世宏:“都快关门了,你还指望天上掉馅饼?”

  5、工厂外的街道,日,外面包车嘎然停下,包世宏和三宝从车上一左一右下来,看见滚落在车后的可乐罐。三宝低头捡起可乐罐。包世宏蹬着车门框朝车顶望了望,然后仰头望着缆车大骂。包世宏:“唉,砸人了,缺德?” 三宝把可乐罐交给包世宏。包世宏掂掂可乐罐。包世宏抬头望着缆车:“砸着人咋办!”(身后的车向后溜去)包世宏骂骂咧咧。这时两人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包世宏和三宝愕然回头,发现身后的面包车已经溜出几米远,尾部撞到一辆停靠在街边的大奔车上。四眼手里拎着一罐喷漆,凑到大奔车前打量一番,又凑到面包车前打量一番。四眼瞪大眼睛:“我操!无人驾驶,高科技啊!” 包世宏和三宝走到大奔车面前,懊丧地看看被撞坏的前灯。四眼走到包世宏面前,态度傲慢地。四眼:“妈的,谁开的车,会他妈开车吗?手刹都不会拉,缺心眼啊……” 包世宏客气地:“好好说话,别骂人。” 四眼用喷漆罐指着包世宏:“你他妈撞了我车,骂你两句怎么了……哎呀!” 一旁的三宝飞起一脚将四眼踹倒在地。三宝狠狠踹着地上的四眼:“骂!骂……” 包世宏连忙抱住四眼。一个交警骑摩托过来停下。

  交警俯着身子在大奔车的前车盖上,握着包世宏的驾驶本,一边看着,一边填着单子,圆珠笔写不出字来,他在单子背面画了数道,还是写不出来,他把圆珠笔伸进嘴里,哈了哈气。交警填好单子,扯下交给包世宏,把包世宏的驾照本递给四眼。交警分别对包世宏和四眼:“你把车修好后,你把本还给他,再打架进派出所了啊。” 交警说完转身过去骑上摩托车离开。四眼得意地上车发动汽车,摇下车窗。四眼:“记住,原厂的,五千二!” 大奔车离去。包世宏狠狠踩扁地上的可乐罐,三宝一旁爱莫能助地望着包世宏。

  6、工厂厕所,日,外厂长正仔细研究厕所围墙上的一个大窟窿,从墙上扒下一块石头仔细看看。接着指挥工人:“把这几面墙都拆了,石头都送车间!” 厂长:“这些石头都是当年的废料,你让老张在仔细看看,还有没。” 这时忽然传来汽车喇叭声,厂长扭头。工人们正在搬运石头。大奔停稳,四眼从车上下来,对着车后视镜整理衣领,把手包放在前机盖上在里面翻找。四眼指指周围忙碌的工人:“老谢!八个月都没开工资了,还搞得有声有色的啊!(厂长入画走过来)你够坏的,让这帮人陪你一起跳楼啊?你应该让大家早点下岗,早早超升呀!” 厂长很烦:啥事?四眼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递给厂长:“我们冯董体谅您,看您厂这状况呢,贷款八成你也还不上了。咱们当初不是签了一份地契抵押吗,这是我们草拟的一份地产转让合同,您先过过目,准备准备,这旧厂房就要变高楼了……” 厂长把合同放在车顶上,搂着四眼,凑到合同前,用手指着一行字。厂长把眼镜戴好:“不还差二十天吗?屁大点事,大吵大嚷的。” 厂长说完扔下四眼,转身离去。愕然的四眼松松领带。(一声急刹车)

  7、厂外街道,日,外后备箱掀开,四眼从工具箱找出一罐喷漆,用力的摇晃着四眼一边走到墙边一边抱怨:“妈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四眼用喷漆在院墙上画出了一个大大的“拆”字。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四眼回头,惊愕地发现一辆面包车已经撞在大奔车上。四眼拎着喷漆罐走过去。四眼瞪大眼睛:“我操!无人驾驶,高科技啊!” 镜头快速推进面包车收音机(到带声)电视节目主持人(OS):“据本台记者报道,一伙以搬家公司名义实施盗窃犯罪的团伙正在我市猖獗活动……”

  8、一户民居,日,内电视里,几个戴着帽子的搬家工人,搬着衣柜、冰箱从画面里一一走过。电视节目主持人(OS):“……公安机关正加大力度对他们进行打击。请知道线索的市民及时报案或与本台联系,下面请看本台其他报道……” 小军关掉电视,把电视插销拔下来,小军抱着电视磕磕碰碰出去。里面卧室传来狗惨烈的叫声,道哥拎着狗从里面出来,把狗塞进微波炉,然后拿过白酒往自己胳膊上倒。道哥:“狗抓了不会得狂犬病吧?” 黑皮揪着窗帘:“道哥,窗帘呢?” 道哥:“都拿走!” 道哥说完抱起微波炉下楼了。对门的门突然打开,一个女人拎着饭铲子风风火火进来:“老刘。”女人看到空空的房间一愣,问正在抱着窗帘出门的黑皮:“……怎么了这是?” 黑皮出门甩下一句话:“搬家!” 黑皮抱着窗帘走出楼道。女人转身回去大声嚷嚷(OS):“嘿!老刘家搬走了!上礼拜借你那二百块钱还你了么?!”

  9、居民楼前,日,外道哥三人抱着东西从楼梯里出来,突然愣住。一个警察站在车前做记录。小军回头看看道哥。道哥镇定地:“看什么,赶紧搬!”说着道哥把东西放下,走上前。黑皮连忙将窗帘搬上车厢。交警敬了一个礼:“你们的车吗,请出示一下你的驾照。” 道哥招呼小军:赶紧拿驾照。说着道哥掏出烟,顺手给交警递烟。道哥:“来一支?” 交警摆手:“谢谢,不会。” 小军镇定地掏出驾照交给交警,然后掩饰紧张,眼睛望着别处。交警不动声色地反复看了看小军的驾照又看看小军本人。交警忽然:“运营证呢?” 道哥连忙过来:“有,您稍等。” 黑皮从车厢后摸出一把榔头,悄悄背在身后,慢慢向交警身后接近。黑皮来到交警身后,正要举榔头,交警忽然听见远处传来“嘭”的一声,他回头一望,远处街边,一辆面包车撞着一两大奔。交警把本递给小军:“走走,别乱停车!” 交警说完跨上摩托走向撞车地点。道哥和黑皮连忙上车,道哥松了一口气,关门。刚坐稳的道哥,发动汽车:“这买卖不能做了!”

  10、影碟店,日,内店里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片子《纵横四海》(偷画片段),包世宏抄着兜站在电视机前心不在焉的看着。旁边的桌上摞着一堆碟片,一个人正在买碟。小娟正在忙碌的装碟,收钱。客人走了,小娟抬起头,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钱和一张卡。小娟:“卡里还有一千二,要不待会我问老板先借点。” 电视里面打的正热闹。音乐起。老包啪的一下把手中的遥控器扔到桌子上。老包:“你留着吧。” 老包说完,转身出门。小娟追到门口,喊道:“托人捎来的中药,给你熬好了,回家想着喝了。” 老包头也不回。

  11、工厂活动室,日,内门后,三宝拿着一把大刀扮成关公状,对面两个小学徒正在参照三宝做雕塑练习。厂长气冲冲走进来,三宝等人还来不及收势,厂长已经从他们面前走过。包世宏身上拔满火罐,看着对面的锦旗发呆。锦旗上写着“安全生产标兵”,“十年无事故单位”。厂长来到包世宏面前,将辞职信甩在包世宏身旁。厂长:“我看你是昏了头!辞职你能干啥?” 包世宏从烟灰缸里找出一截烟屁股:“不辞干吗,拣烟屁股都拣不出一根红塔山。八个月不发工资,你让我老婆跟我喝西北风?” 厂长帮老包都拔下来,背上露出一个“干”字。老包坐起来端起一个奖杯掀起盖子逼逼,喝了一口水:“总比等你卖了厂子,活活饿好。” 厂长:新闻都报了,(笑了笑)你还是闷头驴,(拿出报纸)看这个了么,这个事能干好,不但不会卖厂,欠的工资也全能发了。包世宏瞟了一眼,看到报纸上一张翡翠的照片,上面写着“惊世翡翠,我市隐身二十年”。

  12、工厂车间,日,内灯亮,一束光打在一块翡翠上。老包好奇的看着翡翠。厂长在旁边解说。厂长:……,老坑翡翠,故宫里那块,都没咱们这个纯,还真是天上掉馅饼,掉咱茅坑里了。老包拿起翡翠看看:赶紧卖了发钱啊?厂长一把拿过翡翠,笑笑,摇摇头,咂咂嘴,然后小心翼翼放下:现在做生意(轻轻敲打老包的脑的)要靠脑子,靠炒作!我计划接这个机会搞一次大型展览,翡翠搭台,经济唱戏。顺便把咱库里的东西也卖卖,展出火了,这石头可就是天价了。一举多得嘛。” 包世宏点点头,恍然大悟:“哦,明白了,要我们来看着石头是吧?” 厂长重重地拍了一下包世宏:“你看你看,警校毕业的吧,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这保卫工作你不干谁干,老包,这厂子上下200多人可全靠它了,这百年老厂能不能撑下去也指着它了,这个坎上你可不能掉链子!” 包世宏:“要命的玩意儿,咋不找保险公司呢?” 厂长: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光保金好几万,肥水何必流外人田呢!这钱省下来给大伙发点,不是更好?包世宏想想,没有说话,三宝扮成关公端着水杯从黑暗中凑过来,边喝着水。包世宏:“八个月工资六八四千八,干完就能给?” 厂长乐了,点点包世宏:“小思维。” 13、文庙外,日,外计价器掀起,车费20。一辆出租车停下,谢小盟腿缠绷带从出租车下来,拎着拐棍,夹着一个石膏脚套,走向文庙。 14、展厅内,日,内展厅一角:小李子正在指示“七仙女”训练“千手观音”,七个女子正按小李子吩咐练习。小李子:“一二,转,一二,转!好,记住,开展那天拿宝石的手要展开伸向镜头,记住!一定要伸向镜头。” 包世宏握着关公的大刀,抖了抖,学着刘兰芳,朝厂长走去:“藏朗朗拔出宝剑,哗啦拉马踏连营。”包世宏掂了掂手中的大刀。 厂长正在指挥着人拭擦关公像。包世宏拎着关公的大刀,找到厂长发牢骚:“你也不闲丢人,办展览不去展览中心,跑这瞎搞,不伦不类嘛!” 小李子扭头白了包世宏一眼:“你知道展览中心一天多少钱?(指地下)十天才收我们两万块,我费了半天劲才谈下来的。”说着挺了挺自己的胸。” 包世宏:“这可是旅游区,流动人口是最大的隐患!这是刑侦常识。” 小李子:“行行行,你保卫科长提什么刑侦呀,要的就是旅游区,还省了宣传经费呢!” 包世宏:“你是省了经费了,一个破庙,门都关不拢,我们保卫科工作怎么干?” 厂长圆场:“别吵别吵,互惠互利 …老包,你把厂里的劳力都组织组织,编个保安队嘛!我支持你。” 包世宏悻悻的把刀放在厂长手里,转身四处敲敲窗户,推推门,镜头跟他摇过来看到堆着一大堆兵马俑方阵一样的关公像。四大金刚围着一个展台这时谢小盟杵着拐杖一瘸一拐,腿上带着石膏腿迎面进来,他眼睛盯着几个千手观音的女子。包世宏:“小盟?啊哟,怎么搞成这样了,你不是去香港了吗?” 谢小盟回过神,眼神依然四处飘:“搞活动呢?” 包世宏:“搞活动,搞我算了。(看看谢小盟的腿)我扶你一把?” 谢小盟:(看到厂长)不用,我能走。包世宏走开了,谢小盟向厂长走去。谢小盟:爸,爸!谢小盟眼神搜到一个龙椅坐下,从旁边捞过来一个箱子,一边“哎哟”一边把腿翘在箱子上。旁边有一个杯子刚泡好茶。谢小盟端起来喝了一口。厂长拄着大刀转过身,上下怀疑地打量着谢小盟。厂长:“又咋了?” 谢小盟:“出车祸了……” 厂长疑惑地一边询问一边用刀试探性地碰碰谢小盟的腿:“狗日的,又给老子惹祸。哪折了?” 谢小盟:“哎呀,别捅,别捅。骨头没断,筋,筋……我开小四的车,撞墙上了,小四还在医院呢。” 厂长:“咋不撞你?(推谢小盟的脑袋)手就那么贱?(看演员的状态,老子是否打的狠点,谢小盟是否被打到地下)谢小盟:“(躲闪)打打打,就知道打,人家小四在医院趴着呢。先给我拿点钱吧。” 厂长憋着怒火转过身:“我咋就生了你这么个败家子,没钱,给老子滚。” 包世宏等人从旁边凑过来(七仙女,男仙拿个双卡录音机,把音乐关了):“啊哟,老谢,老谢,小孩子的事哪能生那么大的火呐。” 谢小盟有点急:“爸,救人要紧,人了就不是钱的事了。” 厂长无奈把钱包里的钱都拿出来:“多少?” 谢小盟:“先拿五千吧!” 厂长恼怒至极,一把把钱包摔在谢小盟脸上:“妈了个逼的,小兔崽子!你还真把你老子当印钞机了!唉!早晚把老子气。” 谢小盟点了点钱:“这那儿够啊,(拔拉钱包)卡,卡呢?” 厂长捞起大刀:卡?我他妈砍你!包世宏急忙上来拦住,把刀从厂长手里夺下:老谢、老谢,别动家伙。谢小盟慌着把钱掏出装进口袋;“(对厂长)你厉害,你厉害,我走还不行。(经过老包)失去理智。” 谢小盟把钱包塞给包世宏,包世宏看了看手中的钱包,看看厂长,厂长气的背转身站在那里。 15、工厂院内,日,外包世宏坐在花坛边抽着烟,看报纸,一边看一边自己念叨。男仙支着一张板子正画文庙的平面图。包世宏:……光天化日歹徒行凶,人民卫士光荣负伤……这绝对不是我们警校的,抓个流氓都这么费劲,就手拿包白灰“啪”往他脸上一糊,还能让他扎着!男仙:(犹豫着抬起头)这个比例不太对吧?包世宏:(放下报纸,有点不耐烦)听我的,没错,画吧。包世宏把烟头摁灭,一抬头,看到旁边的汽车,吐了一口吐沫。三宝走过来:包头,衣服发完了。外面一个纸箱子,几个保安已经换好衣服,其中一个胖子把领子系得紧紧的凑过来。胖子保安:“包哥有点紧啊。” 包世宏没有理他,三宝在一边看着,他抓住胖子的领子,把最上面的扣子揪下来。包世宏喊着:排队站好站好。三宝:葛师傅。包世宏转头看见葛师傅背着一个已经发黄的画夹子推着破自行车往外走。包世宏赶紧迎上去:师父,您老腿这么不方便,又来了。葛师傅指指身后的画夹子:咳,过来看看厂里啥时能开工,这是我才设计的工艺造型,拿来给厂里,厂长让我再改一稿。世宏啊,这是咱们才成立的保安队吧,看样子咱着快开工了吧。包世宏避开师父的目光,看着不远处俩个扭作一团的保安队正在拍照:是吧,你老主意身体,我着还训练着呢,您慢点,那我过去啦。包世宏转回身向嘻嘻哈哈的保安队走去,对三宝:管管、管管。甲保安把乙保安的手反剪到背后,喊着一个拿着傻瓜相机的保安:拍一张拍一张。三宝冲上去一脚,两个保安都倒在地下。 16、厂长家,夜,内厂长开门进屋,听到屋里放着歌剧,洗手间里传出谢小盟洗澡的声音,他走过虚掩着的洗手间,突然看到洗澡间门口地上的衣服上面有一条绷带,还有一个石膏脚套,他狐疑的拿起脚套看看,然后放下绷带,若有所思地在墙角阴暗处的沙发里坐下。 17、洗澡间,夜,内谢小盟悠闲地泡在泡沫浴缸里,打着电话。谢小盟:“要想浪漫,就先浪费,没钱怎么泡妞?搞艺术要激情,没有爱情哪来激情,……没钱?问你爸要啊……你们香港那边那么多黑社会,就说你被绑架了,不信你老子不给……好啦不给你说啦,正在搞派对啦,我们这边美女无数,嗯啊,……拜拜。” 18、厂长家,夜,内谢小盟唱着《阿里路亚》歌剧,穿着浮世绘浴袍,从洗澡间出来,捡起地上的脚套往脚上套,开始四处找棍。厂长抄起拐杖冲过来,照着小盟猛打。厂长:骗老子!骗老子!……打你,打你…… 谢小盟抱头鼠窜:别打脸,别打脸!厂长接着猛打,谢小盟抱着衣服开门逃出家门。(能跑跑,跑不了继续挨打,看具体情况而定) 19、文庙卫生间,日,内包世宏小解,尿不出来,他狠命的运着气,表情狰狞,传来滴水的声音,包世宏对着小便器抖抖裤子,长叹一声,泄了气。他无奈系上腰带,转身离开,小便器开始自动冲洗。包世宏又走回到小便器旁,又试了一遍,仔细观察了一番,若有所思。 20、别墅花园,日,内四眼在一个烧烤架前烧烤。冯董坐在一把摇椅上,旁边有一小桌,桌子上放着一瓶红酒和一盘鸡爪子,鸡翅,鸡蛋,鸡腿,冯董正摇晃着接听电话,旁边一张报纸,报纸上有翡翠的报道。冯董:“……放心,我是讲诚信的……那块地跑不了,马上就能开工……好好……” 冯董挂断电话。四眼掏出包世宏的驾驶照。四眼:扣那孙子的驾照。冯董接过来,看了一眼。冯董顺手将车本扔进火堆,吃鸡。四眼坐在鸡笼子上:“我说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老东西肯定是想卖了石头还钱?冯董,这石头一出现,咱还拿不了那块地了,妈的白设了那么大一局。” 冯董突然做出一个手势:“嘘——” 四眼禁声,冯董从椅子下面拿出一只弩,顺着瞄准的方向,一只小鸡从树丛后走出。冯董射出弩箭:“那石头要是没了呢?”,弩声,鸡扑腾而起,掀起一片鸡毛。冯董放下弩,咪着眼睛看着前方:小样,你还想飞?四眼惊叹:“哇噻,百步穿杨啊!” 四眼从笼子里又掏出一只鸡,往天上一扔,小鸡飞向天空。(定格)冯董抬弩便射(定格)。 21、文庙卫生间,日,内男仙小便完,准备离开,纳闷地发现所有的小便感应器都不翼而飞。 22、文庙展厅,日,内三宝爬在展厅内的房梁上安放摄像头。抬头之间,头撞在上面的通风管道上。包世宏正在刻着一个既时帖“高压有电”的警示牌。厂长仰头看着摄像头:一个够么?包世宏:“你又不给钱?还那么多意见!” 厂长扭头看看包世宏专注的样子:“用电小心点,别把游客电着了。” 包世宏:“哪有电?这叫兵不厌诈!” 厂长赞许的点点头:嘿,好点子啊,不愧是警校生。包世宏得意的,耍了一下手中的刀子。厂长靠在身后的小便感应上,搁在地板上的老式电铃发出巨大的响声。吓了一跳。镜头推到旁边旋转的地球仪,地球仪旋转至中国,镜头推上香港。 23、理发店,日,内 “啪”一把刀打开,四眼躺倒在椅子上,刀在麦克手里熟练的旋转着,“哗”架到脖子上。四眼躺在椅子上,抽了一口,手里夹着烟,看着天花板:哎,小心点,刮破了不给钱的。” 麦克挥刀把四眼手里的烟头砍掉。四眼一惊:“高手啊,亏你想的出来的!剃头的。” 麦克:“造型师!” 剪刀在四眼眼前飞舞,麦克一丝不苟地工作。四眼:“好好好。考虑得怎么样?” 麦克:“十天内交货,行价是十万美金。内地取货加收50%。” 四眼:“什么意思?种族歧视啊!大家都是中国人啊!凭什么去内地要加收50%,我们给你报机票的嘛!” 麦克:环境不同,内地还在建设中,软硬件都不规范,工作起来不方便。” 四眼:“什么软硬件?不要搞那么文绉绉了,不就是偷东西吗!我们大陆人的钱都被你们香港人赚走了!” 麦克:“那你来找我干吗?在大陆解决好了,我是看着大哥成的面子才见你,不然请便。” 椅子弹起,麦克整理一下四眼的头型,示意头发剪好。四眼站起来,对着镜子整理头发,拿起旁边的摩丝喷了喷:“好吧好吧,急什么急嘛,不就是钱嘛。我们大陆人不缺的就是钱。但是我提醒你,我们只是购买,购买明白吗?” 麦克擦拭着自己的工具。四眼:“要不要给你定酒店。” 麦克:“一台车就够了,满意嘛,280。” 四眼拿出钱包:“呦……很讲原则吗……你们香港人高手都用枪的,你有枪吗?” 麦克一笑,掷出手中的剃刀。剃刀稳准狠地钉在墙壁的标盘上。四眼惊诧地边鼓掌边凑到剃刀旁:“哇噻!百步穿杨啊!” 24、木框公共汽车上,日,内黑皮拉开一个易拉罐,喝下一口饮料,无意中看看手中的拉盖,突然惊呼一声,拉住身边的小军:“这位师傅,你看我这是不是中奖了?” 旁边凑上来的小军看了看拉盖:“呦,线万呀兄弟!” 黑皮欣喜地:“哎哟我操!我还有这命呢!到哪领呀?” 小军拿过黑皮手中的饮料罐,仔细端详。小军:“这不写着了嘛,北京呀!” 黑皮:“啊?北京,(旁边的几个人走开,黑皮四下张望)我着急出国呀,那咋领啊?” 小军:“别急兄弟……要不这么着吧,我看你也挺着急的,你把它卖给我得了,我现在有5千,怎么样?” 旁边坐着的道哥:“嘿嘿,你这不是蒙人么?人家五万的东西,你五千就想买?我出一万兄弟!(开始掏口袋)别听他的。” 小军拽住黑皮:“兄弟我出一万五。” 旁边坐着三四个乘客冷静地看着他们的表演,警惕地抱着自己的包。道哥哗啦掏出五千块,甩了甩,转向旁边的一位老太太怂恿:“我这里只有五千,大妈,您带钱没有,要你给凑点,领了奖我们对半分。” 老太太紧抱着自己的包狐疑的盯着道哥不说话。道哥看没戏,再回头对旁边一个中年男子:“你有没有带钱?” 车停了,门开,中年男子直接起身下车。道哥又看看周围,发现其他人纷纷起身离去,其中一个戴墨镜的瘦人,拿着木棍下车。车里广播:下一站,机场。墨镜拿起拐棍站起身走了。小军凑到道哥耳边:“大哥,演一上午了,也没收成,这招我们不专业,恐怕不成吧。” 黑皮也凑到道哥耳边:“要不咱们再回去搬家?” 道哥想想:“我就不信都扎不出钱,下一站。” 木头汽车飞快驶过,挡住镜头,接了一架飞机驶过。 25、机场外,日,外 麦克一身酷装,戴着黑墨镜,拎着一个黑色旅行箱出现在机场的人流里,显得很扎眼。他来到路边一摘墨镜,准备伸手拦车。黑皮突然从后面蒙住他的眼睛。黑皮:“你猜我是谁?” 麦克:先生,你认错人。这时道哥和小军迅速拎起麦克放在身边的皮箱,上了刚刚停下的出租车。黑皮:“听不出来么?再给你一次机会!” 出租车开走。麦克:“先生!放开,我不认识你。” 黑皮松开手,转身立刻消失在背后人群里。麦克睁开眼,揉揉眼睛回头看看,身后早已没人,他有些莫名其妙,再看自己的包,也没了。麦克大惊:“shit!” 麦克再回头,只见茫茫人海。(可能作变速拍摄)

http://quegostoso.com/ganbushao/56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